未分类

一七年十月

今天国庆,
但似乎没听说什么庆祝活动。
好久没在这里写东西,有次想写因为忘了后台登录地址放弃了。
也几乎不发朋友圈了,越来越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
人是情景动物,
大部分一时的感慨,回头再看自己都觉得矫情。
比如现在写的这些文字。
九月底开始探索一种朝十晚七之外的生活。
说实话也曾有过一些纠结。
未知总让人恐惧,离开舒适区确实需要一点勇气。
不过现在我意识到所谓的舒适区可能是个恐怖的存在。
正如肖申克里瑞德所讲,
“刚开始时你会排斥这些高墙,最后你会离不开它们”。
你离不开它们不是因为墙里生活足够美好,
而是你丧失了应对墙外世界的能力。
所以还是离开了,趁我还能离开。
虽然我知道将会很难,
但有些事总得去亲自尝试。
况且我也不在意失败,
我只在意原地踏步的失败。

写点什么

下半年没怎么在这写东西,
因为下半年开始写日记。
每天把各种小心思写到日记里,
感觉挺好。

之前读《飘》,
对塔拉农场里祷告的场景印象深刻,
突然觉得夜晚祷告这种仪式很有益。
即使上帝没有听到,
也能对自己一天的行为进行自省和总结,
谁都会干愚蠢的事,主要是别每天重复着干。
于是开始写日记。

九月1号

转眼九月了,
曾经恐怖的九月1号于我而言也终究变成了普通的一天。
这天我本该庆祝,
曾经的逃学者现已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但没有。
正如我没有把曾诅咒了一百遍的高数课本一页一页撕下亲手烧掉。
我会一直好好保存它们。
也会把所有该庆祝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
时间让重要的日子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人变得不再重要。
过好每一天就是最好的庆祝和纪念。

Tom's Nightmare

Tom’s Nightmare

磨磨蹭蹭断断续续的小项目总算完成了。

一年前我突然相信VR/AR就是未来,决心学点什么关于VR的东西,搜寻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我的答案:Unity。

如果说大学时接触的AndEngine是菜刀,实习时学了两个月的Cocos2d-x像宝剑,那Unity对于业余开发者简直就是机关枪。

这算是我入门Unity的一个小项目吧,基于Øyvind Strømsvik 的开源项目做了些小修改并适配到手机。

尽管VR短期内还难以普及(VR还有啥问题),郭嘉又出了新规使独立游戏更加难做,但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还是挺好的。

点击下载apk

4

2016/05/28

下午回学校转了一下,虽然那里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但最近一直想回去看看。

毕业快一年了,我想回去走走也许能回想起去年离开时的理由和目的,顺便校正一下最近有些跑偏的奋斗方向。但走在那些熟悉的路上,除了有点描述不清的感慨外并没有回想起任何重要的事情。或许是因为天气不好,或许是因为我嫌麻烦又没带伞,更或许是因为生活本来就这样,你设想的事情在脑里演习了一百遍,但事实上它就是不会发生。

食堂门口拍了张照发到了往日的约饭群里,一年前大家每天一起吃晚饭,烦同样的事,发类似的愁,转眼各奔东西都快一年没见了。

四月

四月决定拔掉四个智齿。
小时候最怕拔牙,现在也怕。
但好在我现在更理解长痛和短痛的区别。
最该恐惧的是恐惧本身。
既然生活这么无聊,
不如就挑几个最不敢做的事情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