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早上的雨下得有些让人意外。

雨滴击打物体的声音杂乱无章,却总带给我一种特有的安宁。四年来我一直把雨天看做夏天最好的天气,不是因为曾在某个雨天和谁谁牵手漫步,不是因为曾在某个雨天放学后狂蹬单车一路冒雨飞奔。。事实上大学宿舍那拥挤的斗室里腾不出任何地方,来存放这些雨天的浪漫与幻想。真正的原因是下雨天天气不至于热的让人喘不过气,让人半夜醒来。无论如何,时过境迁,这些酷热的记忆终将和那些浪漫的念想一样深沉于 心底,某个清晨或深夜突然回想起来时我会怀疑它们是否真的发生过。

毕业已一个星期,那天我故意睡过头没去参加最终的毕业典礼,我想我不会感到任何遗憾。对这种一大堆人参加的吵吵嚷嚷的活动我早已厌倦不已。四年来干过些什么都还记得,我想无需再通过什么仪式或权威认证来证明自己是否合格毕业。

上帝的安排有时很奇怪,二年级时那个整天不上课差点辍学的我竟也大学毕业了。我觉得有点庆幸,庆幸于我在粗制滥造的教育体系中被格式化地改造了十几年,但仍能和小学入学那天一样通过自己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并对它依旧保有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