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人

难道所谓的成长就是不断地迁就和妥协直到最终对生活举手投降?!

M手势(单手辅助工具)

一个为方便大屏手机单手操作设计的小工具。
启动后屏幕中间会出现一个小白点,从白点出发向上下左右滑动会依次下拉通知栏、返回桌面、返回键、切换程序。(无需root 、全局控制)

点击下载

秋天

或许时间只是过了一个月多一点,但这个月里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该来的总会如期而至,在这个广州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里,我身边的大部分人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奔波。

记得一两年前我曾在另一篇笔记里写过“我依旧坚定地相信因果律,春天播什么种子秋天就将收什么果实,看不出差别只是因为秋天还没有到来”,现在秋天似乎真的到来了。但不同的却是我对因果律的理解,我发现因果律有时也显得十分微妙,并非如一般印象中的1+1必等于2那样的绝对且毫无疑问。

我从这阵子的经历中总结出了一条经验:保持乐观是摆脱困境的第一步骤。我相信没人愿意面对一个整天垂头丧气的家伙,乐观自信的人总是更受欢迎。

外星人压缩算法

最近看了本关于精神病患者世界观的书,非常不错,里面提及了一个数据的压缩算法非常有意思。
话说某天有个外星人偶然来到地球,发现了地球很丰富多彩所以希望收集点数据回去研究。这时它可以把整个地球的数据编译成一个数字串,然后以它飞船的长度为一单位,按照这个数字串再飞船上的某个位置刻一个小点,这个小点就记录了整串的数字。然后待它飞回外星后,只要测量这个小点的位置,便可以读出这串数据,解压成整个地球的数据。

垃圾

下午下班,三部电梯都没赶上于是进了旁边的货梯,电梯里包括我和同学有6、7人,但并不拥挤。
十四楼停了一下,门一开身旁三个妇人异口同声的“哇”了一声,这时我看见门口站着一个清洁工,体型娇弱的中年妇女,提着一大一小两袋垃圾。听到“哇”声那清洁工迟疑了一下,最后把只提了那袋小的垃圾进了电梯。电梯八楼又停了一次,没人进来,明显按电梯的人搭其余的三部了。这时三个妇人中最老的对另外两个说“早知道这样就不进来了”。这时我以为那人是因为电梯停的楼层太多抱怨。到了6楼又停了,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快递员拉着很大的货物,清洁工赶忙把垃圾移到一边腾位置。这时似乎塑料袋子挨到了那个妇人的鞋子,她马上毫不尊重的呵斥清洁工,我当时又累又饿,和别人一样看着她被羞辱。清洁工似乎很窘迫在二楼就出去了,老妇女这时又大声的说“知道电梯这么多人还带垃圾进来蹭”之类的话。这是货梯,占了别人位置的其实是我们这些人。同学转过脸来做了个表情:“什么人都有”。
事情很平常,但对于清洁工这绝对难忘,“哇”声我听出了是直接从那三个人胃里发出来的,像人们挥手赶苍蝇一样自然和毫不犹豫。实在搞不明白她们哪来的优越感。
如果可以选,我选择和那两袋垃圾一起呆着也不愿和那样的人一起坐电梯。

下雨

这几天每天白天上班,晚上七点多回宿舍吃饭看二战纪录片直到洗澡睡觉时间。或许生活实在太波澜不惊,我才会又想起自己非常喜欢的那段风起云涌的历史。每天重起床开始便重复同样的动作,今晨在地铁恍惚之间发现已是周三。

其实实习的地方挺不错,一家做基于社区的电商渠道公司,员工基本都是同龄人,氛围很好。相对于上个暑假的处境这环境我已相当满足,最重要的是我每天都在干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每天都感到有所进步。

城市格式化的生活容易让人忽略了时光的流逝,过一周感觉像过一天。生活似乎像上了正轨般不再费劲,但依旧应时刻注意温水煮青蛙一样锐意消退,最后发觉危险时再也无力突围。

近来我经常梦见草场和山野,或许那才是我潜意识里向往的地方。但无论如何还是感谢上帝赋予人类做梦的能力